妖琴师 × 弈

「会下棋吗?」

妖琴师瞥向不远处,回廊上的弈摆弄着不知从何处搬出的棋子,底下是古朴典雅的木制棋盘,上头看似随意的落着几只似陶瓷又似玉的棋子,弈正执起一颗白子在没有一丝血色的手中翻转把玩。

桃树下的琴师不语,只是低头奏起静静躺在他膝上、跟了他几百年的古琴,十指翻飞舞动,是弈未曾听过的曲子。

这日,晴明领着几个耐不住性子的小式神出门,顺便叫上寮里的大妖怪们一同去护着这群小萝卜头,而留守的工作就落到妖琴师和弈的头上。两人本也就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性子,听到晴明的要求,点点头应下了。

弈回过神,看见那边没有要过来的意思,也不再开口询问,只是拍了拍身下半漂浮着的棋盘,将上头积下的雪扫去,而后再一拂袖,让方才布下的棋子自己落回原处,又是一局新的开始。

俄顷,妖琴师奏出最后一个音,不慌不忙的抱起古琴朝回廊缓步前去,在弈的对面落坐。

「请。」

墨黑的棋子被夹在妖琴师保养得宜的食指和中指之间,衬得那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过分白皙。

虽然是琴师,但在棋这方面他也不是没有碰过,好歹也能算得上是不错,偏偏与他对弈的是面前这个生前棋艺了得、成了妖之后都还与这一张棋盘和数只黑白棋出生入死的弈,自然是每战必败。

可他们俩往来百来局,竟也让妖琴师当了几回赢家——他也不傻,心中自知有几两重,自然看得出来那些都是弈刻意放水落下的漏洞。也看不出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,妖琴师一度以为面前那人该不会是在之前出战时被打残了,或是干脆把脑子冻坏了,在他这么想的同时,弈又会于下一局开始骤雨般的攻势,让人根本无从下手。

至于眼下在这里陪着他一下子放水一下子认真的妖琴师,他觉得自己大约也是被冻傻了。放着好好的琴不弹,跑来下什么棋。

……也罢,閒着也是无聊,就陪人玩玩也不错。

思及此,妖琴师连自己也没有发觉的微微勾起嘴角,正巧被抬头的弈尽收眼底,他一愣,竟是半晌移不开眼。

一丝暖阳散在他身上,在他身周反射出一圈淡淡的光芒,终日不苟言笑的脸上此时正带着笑意,弈觉得彷彿坐在自己面前与自己对弈的不是妖,而是踏着霭霭白雪而来的神仙,伴着整个世界的温暖,缓步到他面前。

恰逢冬雪初融,时光正好。

纠结了一会他们的tag要打什么,弈生前已经有故事了,但我还是想看文人组的互动(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7 )

© 七月商风满洛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