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段子(二)

●内有苍丐、五毒单人、丐明

苍丐、

随着丐帮少女收起染血的青竹棍,眼前霸刀弟子挣扎几下,终是断了气。丐帮嫌恶的用穿了鞋的那只脚踩了踩地上的尸体,顺手捡起对方身上裹着碎银的袋子。

「呿,才这么点。」少女掂掂手中包裹,「算了,等等拿去给紫翎买饲料。」

而不远处的苍云军人就看着她身手俐落解决掉身边来敌,看着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小女孩到了他面前却好似变了个人,温顺的像只小猫,抱住他时正好能靠在他胸甲上。

「不是叫你躲远点吗,等等受伤了怎么办。」丐帮收了收抱着苍云的手,头靠在玄甲上烙得她有些不适,却莫名安心。

「没事,妳才该注意自己安全,我可护不了妳。」苍云轻轻顺着丐帮束起的短发。实在难以想像,看起来如此娇小的女孩,本该是被捧在手心呵护的年纪,却硬是练就了一身丐帮武学,投身江湖厮杀。

「我刚有吓着你吗?」女孩微微抬头,被云幕遮掩盖住而只能看见她一只眼,褐黄色的,如洞庭湖水般清澈。

「嗯,吓到了。」对苍云的回应感到有些心慌的丐帮微微低下头,却又在听到下一句话时重展笑颜。

 

「但我喜欢。」


五毒、

「灾星!!!」

那女人哭得声嘶力竭,平时一丝不苟的发如今凌乱的披散、掩盖住她的脸,长久的劳动与疲惫在她脸上留下一道一道深深的痕迹。曾经她也是大家闺秀,有着爱她的丈夫和完美的家庭,可就在这孩子到来后,从前光景再不复。

「我当初看你可怜把你接回来!而你呢!你给了我什么!」

「你来了之后,克死我的夫、我的子,害死我家族,而你忘恩负义,现在就要这样一走了之?!」

「我哪里待你不好?!都是你,都是你!!!」

身边两个五毒服饰的男子牢牢扣住女人如柴的手臂,要不是被牵制着,她肯定早已扑上去和那灾星同归于尽。

而被称为灾星的五毒只是淡淡回头望了一眼,望着那个抚养他、曾经金枝玉叶,如今宛如乞丐的女人,望着她身后被火焰吞噬的,他曾经称之为家的屋子,仅仅只是望着,接着带上身后碧蝶就要转身。

「灾星!你不得好死!害死我然后想要自己逍遥去吗?!你好狠的心!」

正欲离开的五毒听到女人的叫喊,稍稍驻足,一个大轻功飘然落到她前方,以手中虫笛抬起她的脸。

「我?」他轻笑着,全然不顾眼前女人眼中的仇视愤恨,「我可不是什么灾星呀,妳也太抬举我了。」

「再说了,我可没求着妳带我回去呀。」

一挥手,火焰燃烧更旺,甚至延烧到女人衣角。

「灾星!你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!!」

丐明、

「我喜欢妳。」

「……别闹。」

「认真的,说不定这是我们最后一段路了。」


也是。明教扫了一圈她和丐帮眼前的人,都是几个说得出名字的刺客。与行侠仗义的她俩不同,只要有钱,什么都愿意。

「大概是前天那次吧,记得好像不小心偷了某个太监的东西呢……」丐帮一个响指叫来自己的紫翎,在牠脚上快速地绑了封纸条,「去吧,小家夥。」

「我早阻止过妳了。」「可是妳还是跟着我来了呀。」

无言以对。自己真的每次都警告过身边这个只顾侠义的女子,每次都说不会跟着她去,然而每次却还是会偷偷的隐身在暗中支援。

「走吧,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回家去,」抽出腰后别着的青竹棍,她看向身边人兜帽下的双眼,「再陪我最后一次吧。」

「上吧。」我都跟妳这么久了,再走最后一趟,也无妨。

—————

「现在君山的花开了,我想和妳一起去看。」

「去年酿的酒也好了,我再做叫花鸡给妳下酒。」

「我还没把妳介绍给郭老大呢。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好了别说了。」她拥住怀中重伤的女子,「我们回家了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 )

© 七月商风满洛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